公司动态:
在线咨询 x

电话:0539-8458011

传真:0539-8458099

网址:www.yiheshihua.com

邮箱:yiheshihua@163.com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化工园区(临沂西外环与柳青河交汇处)

公司新闻 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端午节至,沂河集团祝您工作愉快、家庭幸福、生活美满!

  • 五月初五端午节,又称为粽子节,这已经是一个历史的约定。

  • 粽子可能起源于史前一种原始的烹饪方式,即用草叶包裹食料烹烤,或可称之为“苞苴”之法,这当是前陶器时代的发明。

  • 人们借用粽子祭奠屈原,随着岁月的积淀,在美味中演绎出了悲情。明代冯梦龙的《东周列国志》梳理了屈原、粽子和龙舟的故事,他的故事引导了人们,以为粽子与竞渡,都是因救助屈原出现的事物,实际龙舟竞渡之戏,亦是早已有之。龙舟竞渡和吃粽子,都因与屈原有了关联,成为了端午节的要素。

 

      粽子,龙舟,餐桌上和水面上的这两道风景,在每年的同一天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是端午。粽子的忧伤和龙舟的狂欢交织在一起,这就是端午。带着丝丝忧伤的狂欢,这样的端午情怀,由古及今,世代萦纡。

      这忧伤与狂欢,传说都与同一个故事有关联,与同一个人物有关联,他是战国时代的楚大夫屈原。品尝着各色粽子,观赏着龙舟竞渡,许多人都会想起屈原,心中泛起忧伤的波澜。

      五月初五,端午日的时钟,理应由忧伤开摆。

      那一年的这一日,屈原带着满满的爱,也带着许多的愤恚与不甘,他走入了江中,江水带走了他,也带走了他的理想。

     虽然端午之为节日,抑或早于那个时代,可是因屈原的沉江,却让它披上了另一种忧伤的色彩。在传统的节日中,多以欢乐为主调,也有悲情之节,而端午则是仅次于清明的一个悲节。显得特别的是,这样的悲节却呈现出狂欢情景,龙舟泛起的快活,有时会将忧伤洗涤得那样的干净,只留下一种怀念在心底深处。

     端午的悲情色彩,并不始自屈原。

     先秦时代,人们就认为五月是个毒月,五日是恶日,有重五是死亡之日的传说。《史记 • 孟尝君列传》记孟尝君田文在五月五日出生,他父亲田婴不准将他养大,以为“五月子者,长于户齐,将不利其父母。”

     汉代《风俗通》也有类似说法,“俗说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宋徽宗赵佶据说是五月初五所生,从小寄养宫外。古时以五月五日为恶月恶日,节候入暑,事实上也是恶疠病疫多发之时,所以要插艾叶、挂菖蒲、喝雄黄酒、配香囊,用于驱邪辟邪。古人在这一日铸铜镜造带钩,也都有辟邪的用意,虽然只是方士们的主意,但社会大体是认可的,也是寄托了一种平安的期冀。

     古中国多数节日的形成,都是从时令出发,体现着关照自我身心的人文情怀。

     正月一,二月二,三月三,五月五,六月六,七月七,九月九,在这样的日子设定节日,也是为着方便记忆吧,大都是对生者的关照,只有寒食、清明和端午,是为着寄托对逝者的怀念。这样的节日,其实也是为着张扬高洁与率性的人性,为着舒展慎终追远的情怀。

     在每个节日中,几乎都有几款约定的吃食,而且都包含有恒定的意义,端午的粽子便是最有说词的特色食品。

     端午节物,一般人只知有粽子和菖蒲酒之类,其实古代的食物还有不少,单是粽子的名目,也是极多的。除粽子外,端午节物尚有烹鹜、菹龟、粉团、糯米粥、枣糕、酿梅、术羹艾酒、五毒饽饽、雄黄菖蒲酒、加蒜过水面等,大都是很精致的食饮。

      粽之名,在汉许慎《说文》中已经有了,说是“以芦叶裹米也”,写作糉。粽的得名,并不能确考,倒是它的另一个名字“角黍”,以形状和原料命名,显得更为贴切。

      角黍最早见于晋人周处的《风土记》,说用菰叶裹黍米或糯米煮令烂熟,于五月五日及夏至食之,“盖取阴阳尙相裹未分散之时象也,”将这一款节令食品又附加上了一点神秘的理解。

      粽子作为端午之专食,在古时已是花样别出。如唐代有一种百索粽子,见《文昌杂录》:“唐岁时节物,五月五日有百索粽子。”何谓百索,不甚明了,或指各色缠绕粽体的绳索。

      又有九子粽等,见《岁时杂记》:“端午粽子,名目甚多,形制不一,有角粽、锥粽、英粽、秤锤粽,又有九子粽。”九子粽在唐代已经是御宴之物,传唐玄宗一首写端午的诗,就提到过它,诗句有“四时花竞巧,九子粽争新。方殿临华节,圆宫宴雅臣。”

      中国古代的节日多数都体现有季候特点,同四季的变换紧密相关。如立春、夏至、冬至,清明、中秋、腊日,便都是以季候设节。

      与各种节日相关的有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人们在节日中享用风味独特的节令食品。一年之中的岁节,据唐代李肇的《翰林志》,由唐代朝廷对翰林学士的岁节关照上可知当时选定的大节主要有寒食、清明、端午、重阳、冬至,在这些节日里由内府供给特别的节料。所供给的节料,在端午即是角黍。

      在宋代,帝王在年节对臣下有赏赐,称为“时节馈廪”,据《宋史·礼志二十二》所记,宋代选定的全国性时节也有端午,节日食物为粽子。江西德安曾出土过保存较好的南宋粽子,形状与今天的标型粽子一样,宋代大臣们享用的粽子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

          

江西德安宋墓出土粽子

      端午也食粉团,又名水团,类似汤圆。《开元天宝遗事》提到,宫女端午有使角弓射粉团之戏。古时食粉团有弓射之戏,食粽子也有特别之处,如《岁时杂记》说:“京师人以端五日为‘解粽节’,又解粽为献,以叶长者为胜,叶短者为输,或赌博,或赌酒。”解开粽子时,也可以游乐一番,这一刻本当有的忧伤已经烟消云散。

      粽子在端午节也是馈赠佳品。清代河北一些地区,端午男女姻家互馈粽子,称为“追节”;湖南一些地区,互馈粽子,又称为“探节”。进到这个程序中的粽子,自然也没有了忧伤。

      端午食物,有一些是为祛病强身设计的,至少表达了人们的这种愿望。粽子则又被赋予一种特别的含义,有了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

      当然最初粽子的出现,与传说的救助屈原并没有什么关系。它可能起源于史前时代的一种原始的烹饪方式,用草叶包裹食料烹烤至热,或可称之为“苞苴”之法。现代有些土著民族仍有以蕉叶裹食进行烧烤烹煮的例子,粽子最早应属此类。

      这样看来,我们并不能相信粽子的出现与屈原有关,甚至相信屈原生前应当享用过这美食。用植物叶片包裹食物后火熟,这办法一定是前陶器时代的发明。粽子其实是人们借用现成食物作祭品祭奠屈原,虽然如此,粽子却随着岁月的积淀,在美味中演绎出悲情来,那我们觉得这动情的故事,还是要让它继续传递下去。

      端午日的时钟,与龙舟的狂欢一起到达终点。龙舟竞渡,将端午化作一个狂欢的节日。

      对五月五竞渡的起源,南朝宗懔的《荆楚岁时记》中就有三种不同说法,一说五月五日竞渡,俗为屈原投汨罗日,伤其死所,故并命舟楫以拯之。”

      又据《曹娥碑》说与伍子胥有关,或引《越地传》说与越王勾践操武有关。这说明至迟在南朝之时,长江中游地域已经将它标示出屈原的符号。

      后来唐人白居易、刘禹锡及李群玉,都有以“竞渡”为题的诗作,都提到屈原。白居易在诗中明确提到竞渡与屈原相关:“竞渡相传为汨罗,不能止遏别无他。自经放逐来憔悴,能较灵均死几多。”

     竞渡的起源,说来也一定出现更早。勾践练水军,作竞渡法式,也在情理之中。1976 年浙江鄞县石秃山出土一件东周时期的靑铜钺,铸有竞渡图案,应当表现的是军竞操武。

浙江鄞县出土东周时期靑铜钺

 

    在云南晋宁石寨山汉墓出土的铜鼓上,也有舟船竞渡图像,船体长狭,首尾起翘,桨手奋力划桨,船头有首领指挥。其他地点也发现带有这类竞渡图像的汉代文物,可以肯定南人竞渡在汉代已是风尚,也一定是汉以前传下的更古老的风尚。

           

云南晋宁石寨山汉墓出土铜鼓

 

 

铜鼓纹饰线描图

          

 

广西贵港出土汉代铜鼓上的竞渡纹

 

   在屈原之先,竞渡本就是一种狂欢盛典,是比拼力量与合作精神的游艺,不论是参与还是观赏,心灵都会得到洗礼。

   将粽子和龙舟竞渡连在一起,形成与祭奠屈原相关的风俗,可能是在晋代以后。

     南朝梁人吴均在《续齐谐记》提到一种五花丝粽,说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水,楚人哀怜之,至此日便以竹筒贮米,投水以祭之。又说“今世五月五日作粽,并带楝叶五色丝,皆汩罗遗风也。”

     与《荆楚岁时记》对读,可知南朝时端午食粽与竞渡,都与屈原关联在一起了,端午因屈原而忧伤,也因屈原而狂欢。先是在民间形成风俗,再加之朝中倡导,遂成传统,获得越来越大地域的认同。

   到了明代,冯梦龙的《东周列国志》梳理了屈原和龙舟的故事,述及屈原所受种种排斥与廹害,屈原不忍见宗室国体之绝灭,“忽一日,晨起,抱石自投汩罗江而死,其日为五月五日。里人闻原自溺,争棹小舟出江拯救,已无及矣。里人乃为角黍,投于江中以祭之。系以彩线,恐为蛟龙所攫食也”。又说“龙舟竞渡之戏,亦因拯救屈原而起,至今自楚至吴,相沿成俗。”

   冯梦龙整理的这个东周故事,后来一直引导了人们的思维,粽子与竞渡,以为都是因救助屈原出现的事物。

   知道了端午的忧伤,并不是自屈原开始。也知道了端午的粽子,在屈原之前很久就有了。那龙舟竞渡之戏,自然也是早就有了。龙舟竞渡和吃粽子,是端午节的两个要素,它们都同屈原有了关联。我们现在承继这个节日传统,还真的是为了纪念屈原,这是一个约定,这个约定还将传承下去。

 

鲜活于民间织物上的竞渡纹

 

 

龙舟竞渡

 

  粽子,饺子,汤圆,月饼,当美食打上情感标签,它们就又多了一种特别的味道。观灯,竞渡,踏青,登高,当人们置身外面的世界,就会深切感受到自然怀抱的温情。

   节日是传统的,弘扬节日传统又是为着当下、为着未来的应度。通过饮食与户外活动,调节人之身心、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是传统节日的主要内容。人们平日的饮食,多半为口腹之需,而节日里享用的特定食物,则还要满足精神需求。

   千百年来,我们在享用美食和节日狂欢的同时,延续了民族的文化和精神。

 

 

 

原 刊

2016年6月9日《人民日报》


鲁ICP备14031846号-1